众发最高流水-女子与隔壁老王有一腿,竟制造了一场轰轰烈烈的「雷击」杀人案

作者:匿名 2020-01-10 15:44:32 阅读量:1464

众发最高流水-女子与隔壁老王有一腿,竟制造了一场轰轰烈烈的「雷击」杀人案

众发最高流水,眼下又到了雷雨季节,每年这个时候,因雷击伤人事件都有发生。然而在古代竟有人自作聪明借雷击作案杀人,却被精明的县令识破阴谋,犯罪分子受到了应有的惩罚。清代大学者纪晓岚在其《阅微堂笔记》里记载了这样一个案例。

夜晚突发的“雷击”致死案

清朝雍正十年(1732)六月的一天晚上,河北献县城郊的李家村,刚刚吃过晚饭的村民们发现天空突然阴云密布,狂风大作,电闪雷鸣。随着一阵阵“轰隆隆”的雷声,滂沱大雨倾盆而下。谁知,雷电刚刚过去不久,村民李保家里突然传来了凄惨的哭叫声。邻居们冒着大雨到他家看望,才知道刚才那一阵子雷电把年轻的李保给击死了。李保父母抱着儿子的尸体哭得死去活来,看着白发人送黑发人,在场的邻居们也落下了伤心的泪。李保被雷电击死的消息传开后,村民们议论纷纷,平时忠厚老实的李保,没有做什么亏心事,怎么会被雷电击死呢?大家也是疑虑重重,弄得全村上下都一片愁云。

第二天上午,雨过天晴。恰巧,献县县令明晟因公出差路过李家村,听到凄惨的哭声后,职业的敏感使明晟落了轿,让衙役去村子里打听一下发生了什么事。衙役回报说,年轻的村民李保被雷电击死了。明晟听了就觉着很蹊跷,虽然李家没有报案,但出于好奇,还是带着衙役来到了李保家。明县令在李保家把雷击现场,以及房前屋后左右仔细地查看了一番。只见现场惨不忍睹,草房房顶被揭去,房梁被劈飞,土炕炕面被揭开。经询问得知,得知死者李保的妻子正巧前一天已回娘家。看完现场,明县令什么也没说,只是吩咐李保家人准备棺材安葬死者。

突然袭击抓获买火药的人

李保被雷击致死一时间成了献县的头条新闻,不明就里的人们多以命里注定,在劫难逃来解释。可是,谁也不曾留意,有一批人窜梭在县城和城郊的街市、店铺里密察暗访,并将查访到的各种信息汇集到明县令那里。

半个月后,明县令突然下令拘捕了李家村买过火药的村民王二头,并亲自审问:“你买火药做什么用?”

那王二头被抓到公堂上,听到明县令这么一问,大吃一惊,但他随即又恢复常态回禀道:“小人买火药是用来打鸟的。”

明县令又严肃地问道:“用鸟铳打几只鸟雀,只要几钱的火药就够了,即使打上一天,也只要两把火药就够了,你怎么一下子要买二三十斤火药呢?”

王二头平静地答道:“我是留作以后长期使用的。”

明晟紧紧追问:“你买这么多火药还不满一个月。就算你天天打鸟,也不过用去一二斤,剩下的火药如今放在哪里?快说!”

听明县令这么一问,王二头的脸色顿时变得灰白,张口结舌,答不上来。

于是,明县令将惊堂木用力一怕,大声喝道:“你这个杀人凶手,赶快从实招来,免得皮肉受苦!”这王二头闻听顿时傻了眼,低着头,冒着冷汗,再也不敢看明县令了。明县令见他还不招,大喝一声:“衙役们,大刑伺候,重打30大板!”衙役们如狼似虎地上前将他扑翻在地,举杖就打,刚刚才打了10下,王二头就哭着说:“别打了,我招,我招!”

原来这个王二头与李保的妻子早有奸情,为了达到长期通奸的目的,二人合谋,爱好打鸟的王二头就想了个主意,借助夏天雷雨季节,当雷雨天气来临时,李保妻子假装回娘家,由王二头偷偷用火药将李保炸死,伪装成被雷击死,这样就可以达到霸占其妻室财产的目的。

科学办案死者身上找线索

案件破获了,王二头和李保的妻子受到了应有的惩罚,李保的冤屈也得到了昭雪。大家大家都很佩服明县令,手下衙役问明县令:“您怎么知道李保是被谋杀的?”

明县令说:“我在验尸的时候,就看出了死者并非死于雷击。雷击人,自上而下,不会炸裂地面。即使毁灭房屋,也是自上而下。而死者的茅草屋的房顶、屋梁都炸飞了,土炕的炕面也揭去了,炕下边炸成了一个大坑,更重要的是在坑边我还拾到了燃烧过的火药粉末,所以我断定火是从下面起来的,死者是被人谋杀的,而不是死于雷击,何况那天夜里虽然雷电交加,然而只在云中盘绕,并无下击形成,故而死于雷击之说,是没有根据的。”

大家不明白,又一个衙役问:“既然您当时就断定是谋杀,为什么不当众宣布?也不拘捕李保的的妻子?”

明县令说:“在没有抓到主谋之前,那样会打草惊蛇,所以我若无其事地让死者家属将死者装殓安葬,就是为了稳住凶手,争取调查的时间。其实,正当凶手自以为得计的时候,我却加紧派人按计划暗中查访。首先,我想到的是要弄清楚火药的来源,是谁买来的火药,要伪装成雷击,没有几十斤火药是办不到的。我们这个县城和附近集市上卖火药的不到10家,一次卖出去火药几十斤这样的大笔买卖更是屈指可数。何况合火药必须用硫磺,此时正是盛夏,不是过年放鞭炮的季节,买硫磺的人更是可以数出来。我私下派人到集市上去打听,问近期买火药、硫磺最多的人是谁,他们都说是王二头。这时,案件就明了了,所以我才派人把他抓来。打雷的那天晚上,死者李保的妻子回娘家了,现在看来显然是有意避开,我必须抓住这个人,审问明白,那女人才无法抵赖。”

听了明县令这头头是道的分析,大家都称赞他科学办案、明察秋毫,真是人民的好公仆。

*作者:刘永加,鱼羊秘史签约作者。

最热新闻